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坐海边瞎写

荒野之原。:

又回厦门了。

感觉从来没离开过一样——这也不奇怪——我在南昌满打满算只呆了33天,实在不算是久。而海这种东西,就是那样的,初看觉得豁然开朗,心醉神迷;看久了,无非就是潮起潮落罢了。

现在我就坐在海边,是夜,尽管是旅游旺季,但比起下午的人声鼎沸,夜色下的波浪显得算是静谧,耳边虽然还有游人三三两两的声音,但是已经可以说是安静了。


开学第一天的生活还行,其实一回来感觉就把上学期截断的悲伤又续了起来,生活依旧是没什么希望的。

但是,不一样的,是他归来了。

走在海边的时候又在听《箱庭中人》,几乎要跳起舞来——而我也用忙碌把自己塞满,体会到想学会影分身的渴望,太忙了。明天是除了晚课的满课,今天尽管只有一节课,但是下午的时光基本在图书馆度过,晚上看了一百多页的美国史,本来是打算跑回学校的,但一是穿着裙子,二是背着包,三是生理原因,所以改成了快走——忙碌使我安定,它告诉我我还活着,让我的孤独有了意义甚至是乐趣,中午睡眼惺忪的时候我在图书馆,开始听起了南北寻光,那种逼自己学习的感觉使我仿若又回到了卡拉多,中午暂时可以逃避任何事情的世外桃源。

今天不知是否是月半满的缘故,浪似乎格外大些,走在海边栈道上都有浪星溅落在身,酥酥麻麻的冷,但是却莫名的舒心。现在坐在海滩边,听浪的声音,心情感觉平静了许多——虽然对海已经见怪不怪,但海真的是「静谧 温柔 将万物包容的」,她有奇怪的力量,能够让人现实逃避。我之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海风有些冷了,我不得不起身了,今天就到这儿吧,下次见。








评论
热度(6)
  1.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荒野之原。 转载了此文字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