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谭赵/楼诚衍生】2047 (1)

Attention

 

流水账,文笔渣,OOC

写着玩的一个小作品,算是复建。

主谭赵,可能会带凌李玩。

 

为什么8102年了,我还在搞楼诚。


——————————————————


 

「你这么好,数到2047,还未够数。」

 


 


 

1 是赵钱孙李的那个赵

 

  谭宗明从家里的楼梯上摔了下来。


  谭宗明这个人活了三十多年,四平八稳,连窖井都没掉过一个。*



  有人说如他那样的商界大鳄必须有大起大落的传奇人生。但是他没有。他北京生上海长,家境优渥家庭正常,一路上重点学校到高中,美国名校金融专业读完回国创办晟煊,创业过程中虽然也遇到过困难但总体算顺风顺水,他本人更没有经历过类似得绝症或是身无分文的低谷更没有孤注一掷的谷底;他的感情生活也平淡如水,他和他的历任女伴保持着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各取所需的关系,没有谁想和他上演偶像剧戏码,而他本人也无意如此。



  就是这样四平八稳的谭宗明,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早晨,从他位于佘山的别墅的楼梯上摔了下来。

 

  谭宗明一手开创了晟煊江山,遇事还是冷静的,他短暂的晕眩过后开始估计起了自己的伤势,头不痛还能清醒思考,脑子应该没事;右手臂火辣辣的疼,有可能骨折了;腿没有痛感,应该没事;他站起身来,找到了手机搜寻附近的医院,然后打了个电话给了他的秘书小姐——为了应付谭总随时的传唤,秘书小姐就住在距离谭总不远的小区里。


  秘书小姐保持了一种克制的紧张——克制是至高美德,谭宗明欣赏她的美德——她在接到电话的五分钟后来到了谭宗明的面前,低下头开始查阅信息:“我已经联系了您常去的那家私人医院……”


  “不用。”谭宗明用完好的左臂晃了晃,“我刚刚查了一下最近的三甲,去六院。”


  ——他实在是太疼了,秘书小姐提到的医院在黄浦江的另一边,近乎要他跨越整个上海市。


  秘书小姐没有任何异议地点了点头。她无非就是帮谭宗明做事,在谭宗明的事情上,谭宗明的想法就是她的想法。于是她轻车熟路的预约了六院的专家号,然后拿了谭宗明的车钥匙,开了去六院的导航。



  周末的早上没怎么堵车,秘书小姐载着保持着怪异姿势的谭宗明在高架上风驰电掣进市区。然而作为上海市最大的医院,六院一直人满为患,骨科尤为甚,谭宗明在骨科门诊的门口坐着。骨科的病人多是老人和半大的少年,谭宗明渊渟岳峙地坐在那里,在人群格外显眼——很快有旁人认出了他那可以代表上海经济的脸,窃窃私语了起来,愈来愈多的目光向他的方向聚集。


  谭宗明被盯的有些不自在,他眼神乱瞟,今日的值班专家号医生只有一位。谭宗明看了看诊室门口的名字,主任医师带个副字,赵启平。旁边跟着的是赵医生的放大版一寸证件照。


  令谭宗明惊讶的是,那是一张相当年轻的脸——你说脸的主人才二十多,也不是没有人信——谭宗明甚至怀疑,这位赵医生把自己年轻时的照片精修后给放上来滥竽充数了。


  广播里终于响起了谭某明的名字,谭总伴着秘书小姐站起身,叩了叩诊室的门。


  “进来。”


  是很好听的男低音,谭宗明推开门,赵医生正低着头写着什么,听见门的声音抬起头。



  谭宗明看见了他。


  ——赵医生还真不是滥竽充数地放了张年轻时拍的精修过的照片。


  那张在证件照上的呆板的帅脸鲜活了起来,赵医生保持着医生职业化的温暖笑容:“怎么了?”


  “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手撑了一下。”


  “右手吗?”


  “嗯。”


  谭宗明盯着赵医生看,赵医生的手骨骼分明,手指修长,他看着这样一双好看的手轻轻敲着的右臂:“疼吗。”


  “疼。”谭宗明看赵医生的眼眸,赵医生的眼睛很大,水润而灵动,就像……鹿的眼睛。


  “那可能是骨折了。”赵医生职业化地说,“这样吧,你先去拍片,然后拿着片子来找我。”


  秘书小姐收了零零散散的各种单子,对着赵医生说了声谢,准备拉着谭宗明去放射科。六院的人满为患和六院的名声一样大,谭宗明和秘书小姐在人群中穿梭停滞等待,终于拿到了来之不易的黑白影像。



  “骨折了。”


  赵医生用他好看的手指捏住CT片,平淡的下了结论。


  “不过不严重,我先帮你打个石膏。”


  赵医生熟练地给谭宗明上了石膏,气定神闲,动作娴熟,那修长的手指仿佛在谭宗明的手臂上起舞,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治疗过程,那一舞却的谭宗明心痒。


  赵医生终于舞完,他站起身,职业化的对着电脑敲敲打打,一边对谭宗明道:“过两天来换一次药,记住伤口和伤口周围保持干燥,如果石膏松了,要再来换。”


  秘书小姐一一记下。赵启平终于讲完,说了一句“就这些了”,然后对着一旁的护士小姐喊了“下一个”,直截了当地送了客。



  而谭宗明却有那么一瞬的失神。


  一个想法无端地闯进了谭宗明的大脑。


  我好像掉窖井了。


*掉窖井梗来源于微笑的猫«不疯魔不成活»,标注一下。

 


 

  

 


 

  

 


 

  

 

  

 

  

 


 

  

 


 

  

 


 


 

  


评论(7)
热度(55)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