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谭赵/楼诚衍生】2047 (2)

Attention


流水账,文笔渣,OOC

写着玩的一个小作品,算是复建。

想到哪写到哪了。

主谭赵,可能会带凌李玩。

 

为什么8102年了,我还在搞楼诚


走肾组感觉只做两件事,吃饭和开车。


虽然我还没开起来。


——————————————————

「你这么好,数到2047,还未够数。」



2 So hey, let's be friends.  


  谭宗明的手打着石膏,他保持着一种有点滑稽的姿势坐在这辆奔驰的后排。他用状况还算良好的左手艰难的回复着邮件。


   “帮我查查这个人。”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秘书小姐说。



  谭宗明久违地对一个人产生了兴趣,上一个让他主动去调查的人还是安迪——他大学时,当时在华尔街呼风唤雨的某位先生来他的学校讲座,他坐在中间靠后的位置,前排有一位小姐频频举手,用着花儿一样的英语提着让谭宗明自愧不如的问,而那面孔却属于东方人。


  那位小姐就是安迪。


  而安迪现在已然成为了他的挚友——他对她实际上挺感兴趣的,但也仅仅是感兴趣罢了,两人对他们之间的关系心知肚明,他和安迪也就一直做着揣着明白装糊涂的朋友。



  “查谁?”秘书小姐虽然先谭宗明之忧而忧后谭宗明之乐而乐,但她的脑子和谭宗明的脑子不能时时刻刻蓝牙共享,对于老板突然出现的一抹绮思还不能同步。


  “刚刚那个医生,叫赵启平的。”


  

 谭宗明好几天没有出现在晟煊。


  ——作为晟煊的奠基人和掌舵人,谭宗明的形象就是晟煊的形象,一个打着石膏吊着手臂保持滑稽姿势的形象显然不是晟煊需要的,于是谭宗明就在家暂避商界的暴风骤雨。


  当然,他不在晟煊,并不代表他不控制着这个庞然大物,尽管大部分具体事项的运作他丢给了安迪,不过感谢现代科技,他的“旨意”通过互联网依旧顺利传达到晟煊的每一个角落,而载着晟煊的每一丝动向的文件每一日准时送达到他的邮箱,而其中也包括了小赵医生的资料。


  赵启平,男,31岁,博士,未婚,国内知名医科大学本科毕业,去法国深造后归国,副主任医师。后附了详细履历。小赵医生如同一本书一般在谭宗明眼前摊开,最绝的是履历里面还有一张小赵医生读本科时的照片,那时候的小赵医生比现在还瘦,白大褂像是在裹着他,小小赵医生有点腼腆地看着镜头,露出了一点拘谨的笑。


  谭宗明不禁伸了伸手指,长按,保存。他用指腹摩挲着新鲜生嫩的小赵医生。


  “我该请他吃个饭。”


  谭宗明说。


  于是谭宗明头一次严格遵照医嘱,在一个星期内再次来到了六院——挂的还是赵医生的专家号。


  今天骨科主任也挂牌营业,赵医生的门前终于没有了周末的盛况,但总归人还是多的,窃窃私语依旧不少,谭宗明没了第一次倒没了不适感,他看着今天的报表,在一片“你看那是不是谭宗明”的窃窃私语中气定神闲。



  “又见面了。”


  谭宗明坐下来,尽管他的右手臂依旧悬吊着,看上去有点滑稽。


  小赵医生例行公事的“嗯”了一声,谭宗明的手臂肿已然消了大半,小赵医生表示病人的手臂虽然还得打石膏,但可以不吊着了。谭宗明求之不得,吊着手臂实在不适合晟煊老总,于是小赵医生开始为他拆绷带。


    “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请小赵医生吃个饭。”


  小赵医生手上的动作不停。


  “我知道你是谁。”


  小赵医生露出了谭宗明没见过的笑。


  小赵医生的笑是职业化的,是如春风般和煦的。赵启平不是,赵启平看着他,笑容带着一点戏谑和一点……邪性。谭宗明原来看《动物世界》,北美大陆上的小狐狸警觉灵动,带着一点狡黠的捕捉猎物。


  狐狸在冲他笑。


  “按照卫计委要求,医生私下底接受‘红包’是违反职责规定的。”赵启平拆完最后一节绷带,然后将医疗用具慢条斯理地收拾好,“和患者吃饭也是。”


  “不过……”


  谭宗明本以为他被小赵医生判了死刑,但他没想到紧接下来的是来自赵启平的缓刑,赵启平从桌上的名片夹抽出一张名片。


  “这是我的电话。”赵启平说,“如果谭总日后还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找我。”



 

  赵启平第一次看到谭宗明就认出了他。


  尽管小赵医生不炒股不买房,在上海的八十年代生人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是晟煊的名声他还是有所耳闻——再加上他和曲筱绡的那点破帐偶尔也牵扯到安迪,所以他并不至于在晟煊老总坐在他跟前,名字显示在他的电脑上的情况下都认不出来谭宗明。


  但是小赵医生自认为自己和谭宗明没什么结交的必要。小赵医生三十出头,青年才俊,又无家累,还带着点文人的学究气,对数字甚不敏感。


  然而谭宗明却找上门来了。


  都是成年人,小赵医生心知肚明。


  贵人突然相邀,而自己肯定不是因为骨骼清奇有经天纬地之才要被谭宗明聘去做高管。


  吃饭嘛,食色性也,吃饭一词的意味广了去了。


  小赵医生笑着摇了摇头,叫了下一个。



评论(10)
热度(43)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