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谭赵/楼诚衍生】2047 (3)

Attention


流水账,文笔渣,OOC

写着玩的一个小作品,算是复建。

想到哪写到哪了。

主谭赵,可能会带凌李玩。

 

为什么8102年了,我还在搞楼诚


最近管的严,不敢开快车,就开了个报废车了。

谭总破费失身又失心了。


——————————————————


 

「你这么好,数到2047,还未够数。」



3 像我在那个夜晚没有丝毫醉意


  

  小赵医生的手机收到了来自陌生电话的一条短信,周五我拆石膏,赵医生方便的话一起吃个饭?署名是谭宗明。


  小赵医生回了个好字。


  谭宗明不愧掌握了小赵医生一手资料,他挑的时间正好。反正当小赵医生下班准备去取车的时候,黑色的宾利悄无声息地滑到了他的身边,驾驶座的车窗摇下,谭宗明露出半张脸。


  “你怎么在这?”


  “赵医生,我刚拆了石膏,顺带来接你。”



  赵启平下午不坐门诊,当然是没有遇到谭宗明,不过他倒是听到小护士们在一起唧唧歪歪,说是骨科主任亲自接待了一个病人,据说把院长都惊动了,亲自过问了这人——这么兴师动众,人家就为拆个石膏。


  赵启平没见到那副场景,不过骨科主任自是不会放弃和谭宗明这样的“优质”病人打好关系,赵启平倒是能脑补出那个你笑我笑大家笑笑的其乐融融的场景。


  小护士继续讲谭宗明:“哦哟,侬晓得伐那人——晟煊的大老板诶,伊长得老帅老强壮——”


  得,看把谭宗明夸的,他在内心里翻个白眼。无非就是个30多岁走路还不稳随处发情的中年男罢了。



  赵启平瞧了瞧自己的雪铁龙又瞧了瞧谭宗明,然后他抿着嘴看他:“那我自己的车呢。”


  秘书小姐从善如流的下了车:“赵先生,如果您方便的吧可以把车钥匙给我,我会把您的车开回您家。”


  ……


  好像也没什么拒绝的理由。


  赵启平估摸着今晚回家的可能性也不大,他特别美式的耸了耸肩,示意秘书小姐不必了。秘书小姐点了点头,然后就施施然地消失了,和多啦A梦的四维口袋似的。


  小赵医生有些惊奇地目送秘书小姐离开。天底下所有的秘书都是神奇的,越成功的人身边的尤为甚,赵启平想,成功人士的成功,有一半得依赖于他们仿佛有特异功能的秘书。


  赵启平坐在副驾驶,谭宗明偏头看他。待他上车坐定,谭宗明发动车子,好整以暇地问他:“你似乎对我的秘书小姐很感兴趣。”


  “我怀疑你的秘书有特异功能。”小赵医生很认真地说。


  “领教过。”谭宗明想起秘书小姐的谭宗明天线,深以为然。



  宾利悄无声息地在兴国路的一处洋房停了下来,赵启平下车,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他听说过这家创意菜馆,以优选的食材和高昂的价格出名……不过对谭宗明估计也算不了什么。


  谭宗明显然算是熟客,他带着赵启平进门,自有谭宗明相熟的服务员带他们去包厢——这家创意菜馆的包厢难订程度连赵启平都有所耳闻。菜馆内的装潢也不负它的外表,到处是做旧了的旧上海风情还挺符合小赵医生腻腻歪歪的装逼情调,踩在吱呀作响的木质楼梯上。


  谭宗明走在他身边,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赵启平微微偏头看向谭宗明。


  恍惚中他觉得这场景莫名的熟悉,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们也曾经在这样的楼梯上,这样摇曳的烛光中,并立而行,所向披靡。


  


  这顿饭不过就是个前戏,两人心照不宣。


  赵启平没开车来,自然是坐谭宗明的车走,他没自报家门,谭宗明也没有问,他驾驶着宾利一路去了佘山。


  车自有门房去停,赵启平走进谭宗明的别墅,无端的有了一种自己被包养的错觉。


  谭宗明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欢迎来到我家。”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笑,他笑起来会露出牙齿,他扬了扬眉毛,发出了无声的邀请。


  小狐狸。



  谭宗明一项秉持着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人生原则,何况他邀请赵启平就是为了这个——赵启平也心知肚明。他铺天盖地的吻了过去,很快他们便坦诚相对,谭宗明的别墅不可谓不大,他已然等不及去楼上的卧室,他抚摸着赵启平的手,亲吻着眼前的脆弱而美丽。


  烧……烧了。


  谭宗明带着小赵医生好好参观了一下他位于佘山的别墅,先是客厅,再是把谭宗明推向小赵医生的楼梯,而后是谭宗明的卧室。


  谭宗明最后一站结束在浴室里,按摩浴缸容下两个人刚刚好,他很久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地进行过运动,小赵医生在这方面简直是完美的伙伴。




  但是他的心里却有微妙的不爽。

 

  这种不爽说不清道不明,好像是感觉缺失了一块什么,面前的这个人明明和他坦诚相待,但是严格来讲他们只是肉体合一,而灵魂却好像相隔了十万八千里。谭宗明的大脑对他的心发出了不屑的嘘声,谭宗明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他对他所有的伴侣的要求就是这个。谭宗明坚信灵与肉二者不可兼得,肉体得到的满足是生理需求,而他的灵保持孤独就足够。


  此刻他的身体已经满足,而他的心,却无比饥渴。


  他的心在叫嚣着小赵医生的灵魂。


  就像是——

  

  他爱上他了。


  谭宗明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得一激灵,小赵医生的灵与肉的确都足够有趣,他不介意多小赵医生这么一个朋友和……炮友,但是他谭宗明活了这么多年,也从未爱上过什么人。他对安迪是有朦朦胧胧的好感,但这么多年这种好感早已然化成了亲情。而眼前睡着的这个人不过见过两三面,却莫名其妙地然让谭总产生了心动的感觉,这简直就是——奇迹嘛。


  最后谭宗明下结论:小赵医生的身上有股邪性。


  但是他不由自主的抱紧了小赵医生。


  

  



评论(3)
热度(54)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