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谭赵/楼诚衍生】2047 (4)

Attention


流水账,文笔渣,OOC

写着玩的一个小作品,算是复建。

想到哪写到哪了。

主谭赵,可能会带凌李玩。

 

为什么8102年了,我还在搞楼诚



今天多灾多难,所以更了短小的一章。

《2047》的更新手记在我首页里,会写写写文章的碎碎念什么的。

快和我唠唠嗑!我喜欢唠嗑!


————————————————————————


「你这么好,数到2047,还未够数。」



4 爱情歌曲 爱情歌曲 这是一个大秘密


  


  谭宗明实际上对爱情嗤之以鼻。


  这一点可能是他和安迪走得近的主要原因之一。谭宗明这人,就是一台精密计算的人形自走的双核电脑。这年头能在上海滩闯出名头的人不是普通人,谭宗明更是精英中的精英——安迪说他是处理处理复杂关系的天才,这话不假。人混成谭宗明这样的,说的是世故人情,想的是既得利益,表现出来的是关心,内心想着的却是算计。「保持理性」都要成人生格言了。


  谭宗明有过女人也有过男人——他不在乎这个,总之不管是男是女,谭宗明的情人都一遛的性感妩媚、知书达理,赵启平看上去当然也不例外的属于这一类型。不管如何,情人对谭宗明来说,只起着电脑双核处理器舒缓的作用罢了。


   安迪可能是唯一这么多年来电脑发生偏差唯一例外,谭宗明对安迪是有好感,不过却迟迟产生不了爱情——也许是太熟知的缘故,他在工作中吃尽安迪苦头,知道她是华尔街金光闪闪的高管,也知道她是山村中无望的女孩。安迪的身世太沉重,他负担不起——于是这份好感已然化成了守护,这种更像是妥协一步的关系让他们两个都安心。

  

  于是谭宗明在自家的浴缸里意识到自己对这个认识不到一个月,见面不过三四次的小医生产生了类似于爱情的情感的时候,他被自己吓到了。


  

-


  赵启平自然是没意识到谭宗明一晚上的纠结情绪,他只觉得和谭宗明玩的十分尽兴,最后一次结束的时候,他已经昏昏沉沉——或许是谭宗明家的按摩浴缸太过于舒服,他泡了一半干脆在浴缸里睡着了。


  谭宗明先他一步走出浴室,小赵医生可能真的是累了,谭宗明叫小赵医生醒来未果,怕小医生在浴缸里睡死第二天情色片直接到悬疑片,于是发扬了人道主义精神把小医生抱(准确一点出来是拖)了出来。


  于是小赵医生第二天是在谭宗明家的豪华版大床上醒过来的。他下床,找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的衣服和被丢在一旁的手机,已然是中午。他身体倒也没什么酸痛,谭宗明穿个polo衫牛仔裤从门外走进来——他好像平常就这样,没什么企业家的架子。


  “醒了?”

  

  “嗯。”


  小赵医生揉揉后颈,有点酸,他把东拼西凑的衣物又套在了他的身上。谭宗明留他吃了个早午餐,然后打电话让司机送他回了市区。


  小赵医生觉得挺好,他看伴就几个要求:活好颜高人能聊。谭宗明除了人稍微富态

点其他条件都符合,比起外面那些叽叽喳喳的小姑娘谭宗明还安静,符合小赵医生的需要。


  赵启平吃过早午餐就跟谭宗明告辞,跟他说谭总再见,谭宗明纠正说别叫他谭总,叫他老谭就好,身边人都这么称呼,他听着习惯。


  赵启平笑,点了点头,笑的特别无忧无虑。他也没什么愁绪,回到家,开门,换了身家居服,继续睡觉。


-


  谭宗明目送载着小赵医生的车走远,点燃了一支香烟。


  香烟这个东西对谭宗明来说并不是必需品,他早年在美国上学赶ddl的时候接触的香烟,这玩意儿对他来说更像是双倍浓缩的替代品,让他在满头大的paper考试实习中清醒。后来刚回国创办晟煊的时候他就戒了,改喝浓茶,兜里的香烟只用于大佬之间互相递烟的时候的客套。


  可是谭宗明现在觉得自己需要一支香烟。


  他昨晚上开始意识到自己三十多年沉寂的心终于萌动了一把的时候其实有点手足无措,他帮安迪处理过不少的情感问题,然而爱情突然降临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只觉得奇妙,后来他决定:


  再约小赵医生一次。





评论(9)
热度(42)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