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Too young too simple(1)

刹那de浮生:

    唔……联文?@仁耀大手汤闵右。 


 


    我们至今仍未知道,程安耀的脑回路是怎样构成的。


    我这样想着,把手里的考点拍到了程安耀的头上。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钟悯,是一个坚定的考点派。给我起这个名字的人希望我能怜悯世人拯救世界……哦该死,中二病又犯了。


    好吧话不多说,让我们回到开头那一幕。参考我的同桌汤闵右的看法,十年安耀,一如既往……


    的贱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截至目前为止,这应该是程安耀第250次进入“不作死就不会死”的副本,在小怪“凑热闹的汤闵右”、“看戏的周安思”、“心累的程梓仁”以及猪队友靳航的助攻下,成功触发名为“愤怒的钟悯”的隐藏boss了。


    “250?真是个吉利的数字,待会儿下去买包辣条庆祝下。”汤闵右这样说着,摊开了必刷题。没错,汤闵右隶属于必刷题派。说起老牌豪门考点派和门派新秀必刷题派之间的恩怨纠葛,那还要追溯到高一刚开学时……


    抱歉,又扯远了。原谅我一生放荡不羁爱跑题。


    总之,在我和程安耀刚认识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安静的美男子。除了偶尔捏捏假嗓翘翘兰花指之外,平日里大体还是相当正常,尽职尽责地扮演着一个温良恭谦让关心学渣的学霸角色。而作为被关心的那位学渣,我曾度过了一段对他毫不吝惜赞美之词的日子。现在想起来那时的我真是……


    “图样图森破。”试卷派的周安思淡定总结。


    “傻逼透顶。”同属考点派的陆昀淡定总结。


     ……靠,这两货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我。Any way,当我认识到程安耀的庐山真面目时,我毫不犹豫地抓起了考点。至此,我的辅导书肩负起了除刷题外的第二任务,而程安耀则撕下了伪装,在弃疗的路上走位风骚地一去不复返。在这之后,我们的日常就变成了这样——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程安耀边扭边唱。一本必刷题拍在他脸上。


    “赛ki葱,nen莫要作sei呀~”程安耀翘着兰花指说。一本考点砸在他头上。


    “梓仁,你怎么能这样~~”程安耀梨花带雨。程梓仁心累地趴在桌上双手抱头。


    “程梓仁管好你家程安耀!!!”我咬牙切齿。


     “赛ki葱,nen莫要作sei呀!”程安耀和程梓仁的声音同时响起。


      ……尼玛,这个时候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默契?我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秀了一脸。


      在四周一片“yoooooo~”的欢呼中,我感觉到了心塞。

评论
热度(5)
  1.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不觉寒 转载了此文字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