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福华

  伦敦的雨天。

  百无聊赖的夏洛克•福尔摩斯先生。

  我们可爱可敬的华生医生生平最讨厌的两件事,就是这两件。前者会让他的身体某些部件浑身酸痛;而后者则会考验他对医护行业的热忱和对朋友的忠诚。这让道德修养比某个H开头的咨询侦探高上几倍的医生十分痛苦。

   而在现在,无事可干已经一周的福尔摩斯先生正坐他的手扶椅里,直勾勾地盯着抽屉。

  “不行,福尔摩斯!”华生医生当然知道福尔摩斯渴求着什么。

  “可是我无聊,华生。”福尔摩斯先生的语气有些烦躁,但是却莫名地多了几分楚楚可怜。

  “……你要实在无聊的话,我们来玩游戏?”

  “喔,华生,游戏。”福尔摩斯先生明显是品味了这几个单词,然后露出一个三分疑惑七分嘲讽的笑容,“什么游戏?”

  “我不说,你去帮我买一件我最需要的东西来,嗯,怎么样?”

  “喔,”福尔摩斯笑了,“很好,华生,有进步。会用另一种方式差遣我去做一些小比利做的事情了。”

  “不过……”他凑近华生,用他那低沉的语气在华生耳边轻轻说到,“亲爱的华生医生,我觉得我的按摩对风湿也很有益,您要体会一下吗?”

—果然很久没写福华了啊福尔摩斯先生崩了喂


评论(1)
热度(12)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