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楼诚】Mr.Heartahce/心痛先生.{短/一发fin}

捉了个虫。

 

   明诚再一次踏上巴黎的土地的时候,有些恍惚。

  也许是列宁格勒的风实在太过凛冽而巴黎的风拂在他的脸上只剩下轻柔,也许是机场墙上大幅的圣母像让他看的有些陌生,也许是周围人言谈之间言论的法语他已经听不大习惯,也许是……


  他看向眼前微笑的人,从机场大门的细风将他的大衣摆和围巾有些调皮的卷起,欧洲大陆常年和煦的阳光印在他的脸上和他的发上反射出奇妙的浮光。眼前的人走了过来,他可以看清楚那个人的身上还穿着两年前他离开前他给他的灰色呢子大衣。他看向已经站到他身前可以用没有被手套包裹的手轻而易举地接过自己右手的箱子的男人,这个在他两年前踏上苏联的国土之前一直在他身边帮助他成长的男人,这个他一直所信赖的男人。但是他总是觉得这个男人与他之间横亘了一层什么,莫名的感觉,但却十分强烈。

 

  他不知道。所以他恍惚。


  “大哥。”他轻声叫他。


  “回来了。”明楼用肯定的话语回答了他,声音一如两年前一般坚定温暖,“长高了。”


  “我几岁了还长高,你当我小孩子啊。”明诚的表情放松了下来,似乎旅途的那一丝疲惫都背笑意掩盖了。

  

  明楼也跟着笑了起来:“明台在公寓里等着你呢,饭也做好了等着你。你累了吧,吃完饭好好睡一觉。“语毕他果然俯下身接过了明诚右手的皮箱。但却没有立即转身将自己与皮箱都分别扔进身后汽车的驾驶座和副驾驶座里——明诚的状况显然不适合再开车,而是顿了一下,似是在等待明诚说什么,但是明诚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拉住了他的手。

  

  “别急着走,让我好好看看你。”明诚的声音还是带着一丝笑意,但是却有点模糊不清了,“一别两年我已经等不及要好好看看大哥了。”

  

  思念是一种很玄乎的东西,明诚想。他在列宁格勒伏龙之军事学院学习的时候,觉得自己学到的最大的本领就是可以随时随地地尽力保持头脑处于冷静的状态,可是在见到明楼的那一刹那起,他觉得两年的思念简直是喷薄而出,他又回到了两年前,又变成了那个心胸中一片抱负但是却无比依赖明楼的进步青年,他无可抑制地想认真地好好地看一看明楼,看一看他心爱的这个男人一别两年变成了什么模样。

 

  如果刚才还是正常兄弟再相见的模式,现在他们两个的样子已经染上了一丝情欲的味道。不过他们两个的关系早就已经不止步于兄弟了,明诚的失态也情有可原。明楼有些失望对方没有挑起话头,有些嗔怪对方的失态又有些想笑话对方的孩子气,但是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努力忍住了失望笑意与嗔怪:”马上回家了,等不及这一下吗?"


  “等不及。”明诚的手已经扳上了他的肩头,眼前的人终是转过了身来。明诚推开两步,上上下下地仔细看了起来,声音带着一眼揶揄:“大哥胖了——还老了。”

  

  “嘿你小子,”明楼看着眼前笑的颇有些得意的人,有些无奈地将明诚推进了车的后座,自己则是坐在了驾驶座的位置上。他看向驾驶座上的后视镜,蹭亮的镜面清楚地反射明诚的表情明诚的面容明诚的身体,那一瞬间他看着阔别两年的人,突然想不由分说地放下手中的方向盘搂住那人再也不分开。不过理智很快占了上风,他知道他还等着明诚对他换一个称呼,对他说一些他想要听到的,他还知道自己还有漫漫长夜可以享受后座上的人,他很快踩下油门向他们公寓的方向开去。

  

  ——明诚想念他,他又何尝不想念明诚,明诚是他亲手养大的孩子是他的兄弟他的伴侣他的爱人,从明诚十岁起进他明家的那一刻,不管在上海在香港在巴黎,哪怕是学业和思想方面,每当他本以为自己要做个一人行者的时候,明诚却都会笃信不疑地追随者他的脚步,他们两个哪尝试过这样山高水远天长地久的分别。但是在明诚说出那些他想听到的话之前,他始终和明诚之间隔着最后一层薄雾,他知道那有点残忍,但是他明白要作为他的兄弟伴侣爱人和最亲密的战友,他必须得明白他的阿诚两年在伏龙之是否长成了他所期盼的样子,只有答案是肯定的时候明诚才有能力——甚至是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他在等着明诚的开口,窗外的风景这么略过去,他始终在等着两人心灵交汇成功之前的最后一刻。




  “大哥。”他听见明诚在后座叫他。


  “嗯?”明楼眼神略微上挑,看见了后座的人带着点欲言又止的神情,似是在下定决心。明楼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眯起了眼,换一种不同于他往常有的兄长和情人的轻柔的神情。

 

  对方过了很久才继续开口:"眼镜蛇同志,现在我要来汇报这两年我在列宁格勒伏龙之军事学院的学习成果了。”


  ——来了。


  “请讲,青瓷先生。”


  明楼明白这层薄雾终于被明诚拨散了,他的表情也终于真正的浮上了一抹看学成归来的孩子的赞许表情,他想这一刻他终于能好好的拥抱后座的这个孩子了。在那一刻他们终于成了这个世上对于彼此最亲近的人,他们终于成了彼此的心痛先生,无时无刻给予对方力量的人。

  明诚的话语终于完毕,此刻明楼的车也停了下来。

  明诚看着明楼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已经不用再恍惚了,他们两个人已经成为了一个不能再坚硬的整体,他知道他将变得独立变得更像个男人,但他永远都会依赖信任这个人。他们下了车看着这幢在巴黎一直陪伴着他们的公寓,明楼此刻才真正的拥住了明诚笑道:“欢迎回来。”然后覆上了明诚的嘴唇。


  好久不见,我的兄弟,我的同志,我的战友,我的爱人。


  好想你,我的心痛先生。

  

  =END=



————————————————————————————

BGM是Sekai No Awari的Mr Heartache

楼诚处女文,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

主要是被这歌戳到了,觉得特别适合楼诚然后就写了然而写的真的是不知所云 

其实特别想搞一个【【明公馆DJ系列】】一边推歌一边写文真是好极了√

最后艾特学长 @穆月夜宸 

————————————————————————————

顺便附属一下这歌歌词!!

Hello my friend, Mr.Heartache,
你好我的朋友,心痛先生。
how many times have we met?
我们已相遇多少次?
How are you now?
你现在好吗?
It’s been a while
好久没联系
since I saw you last
自从上次见到你
Did you gain some weight?
你是否胖了些?

You look a bit older
你看起来有点老
Nostalgia hits me
怀念侵袭着我
You were always right my by side,
你总是在我身边
you helped me grow up
你帮我成长
Now I need you just like before
现在我像从前那样需要你
How can I pick myself up?
怎样我才能重新找回自己?
Hello again, Mr.Heartache
再一次问好,心痛先生。
Give me the strength to get up
赐给我站起来的力量
Hello my friend, Mr.Heartache,
你好我的朋友,心痛先生。
it’s nice to see you again
能再看见你真好
How long are you planning to stay?
这次你打算留多久?
Let me grab you a drink
让我给你来一杯
We’ve got all night to talk about our lives
我们有整晚的时间来探讨生活
So where do we start?
所以从哪里谈起?
You were always right my by side,
你总是在我身边
you helped me grow up
你帮我成长
Now I need you just like before
现在我像从前那样需要你
How can I pick myself up?
怎样我才能重新找回自己?
Hello again, Mr.Heartache
再一次问好,心痛先生。
Give me the strength to get up
赐给我站起来的力量


评论(1)
热度(15)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