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垃圾场麒麟日记

荒野之原。:

  我真喜欢这个名字。


  


  时光回溯至1994年,中国摇滚最黄金的一年,那一年有了1994年的中国摇滚史上最著名的香港红磡演唱会,这场演唱会振奋人心到在22年后,我在南昌的一张书桌旁边,花了整个晚上看完,激动到无法入睡,念叨窦唯张楚何勇唐朝魔岩三杰滚石唱片念叨一个晚上。




  那一年稍早一些的时间,魔岩三杰的其中之一何勇,发行了他唯一一张专辑。


  《垃圾场》。


  它还有一个名字。


  《麒麟日记》。


  在红磡演唱会何勇的VCR(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这么叫,反正就是那个意思)里面将他们连用,变成了《垃圾场麒麟日记》,他在其中这么说到。





垃圾場麒麟日記。


麒麟就是……可以改變的形象,牠可以改變,因爲牠不是特別具體。活着的東西是像龍一樣的東西。


牠有一個小名叫四不像。而我的音樂風格也是四不像。


做完音樂以後,就想有樂隊,有好的樂隊,然後就是演出。徹底的把垃圾,垃圾場清除掉。清光清淨。


我自己是最大的一個垃圾。



  


  当然,何勇并没有成功,中国乐坛这个垃圾场并没有被清除干净,反而源源不断的垃圾被输送进来。这当然是悲哀。不过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你可以理解我说的“我看到的魔岩三杰,最俊朗的是窦唯,最诗意的是张楚,最勇敢的,是何勇。所以我一见钟情窦唯,一直迷恋张楚,却一向崇拜何勇。”


  何勇的勇敢当然不只是体现在他说四大天王都是小丑(后来张楚在某次访问中承认这是炒作,“当时我们几个抓阄,谁抽到了谁说。”我觉得何勇抓到真是天意哈哈哈),而是体现在他那可贵的反叛精神上。不是谁都有勇气说自己生活的地方就像垃圾场,更不是谁都有勇气说,自己就是垃圾场中的那只麒麟,任务就是要将垃圾场全部清扫干净的。


  反叛,说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有多少人那个勇气呢。


  


  “我其实真的好想去学作曲……甚至编导也好,导演也好。”我曾经无数次说到,但我还是没有勇气放下我手中的数学题,父亲“你一个要冲保送的人还想过读艺术”就否决了,“读艺术”之于我也恍若一个笑话。


  “我跟你说,我想考华东政法的法律,特别特别想。“我点着上海121°E,31°N的坐标这么说到。“今年放弃保送的文科学姐一心想考北大结果却只考到了590多分最多上个普通985”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啊……当初她真的是傻了。”


 讽刺,不是么?


  我们绝大部分的人大概都是如此的懦弱吧,身处在垃圾场,哪怕不喜欢,宁愿求得安稳地活在恶臭之中,也不愿意去做那只麒麟。因为我们都很聪明——聪明,不是智慧——我们看了太多“麒麟”的结局,大概在我们看来那些结局算得上悲惨。


  


  我开始也是这么以为的,知道我开始真正喜欢上音乐,喜欢上电子,喜欢上摇滚。我看见张楚的访谈里有这么一段对话。



-你覺得你以前成功嗎。


-成功啊。


-那你覺得你現在呢?


-成功啊。



  在我们看来张楚的人生似乎是失败的,1997年发表了《造飞机的工厂》后这人就沉寂了,偶尔为张炬的去世写两首歌就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甚至因为何勇一句“张楚死了,我疯了,窦唯成仙了。”而被传为已经死去的消息,最近两年才带着新专辑重回中国乐坛。


  但是他如此爽朗的回答让我心里一阵悸动。这真的也许是他们这些人的智慧,大智慧,他们的生活有了诗和远方,而不只有苟且。这也许,才是真正的人生吧。


    


  所以,我想变成现在这个垃圾场中的一只麒麟。


  我在努力。


  



评论
热度(4)
  1.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荒野之原。 转载了此文字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