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庄季】如风如雨如雾 #5

好的我又更新了!这一章超级难产!但是俩人终于有了点突破了。

《外科风云》虽然完结了,可是马上接档嗲赵和谭爸爸!可以说正午是非常贴心了。

买了《外科风云》的官方小说,昨天到货,送的明信片里的叨叨也太帅了呜呜呜。摔倒了要庄叨叨亲亲才能起来。

星期天受邀请去做什么优秀学长颁奖嘉宾,害怕OAO。

/CP:庄季,可能会有凌李谭赵

/TIPS:OOC,文笔渣,流水账


目录



#5 When life takes it own course


  季白又连轴转了好几天,大海捞针似的走访调查终于有了突破式的结果。向来鱼龙混杂的新城酒吧街一直处于灰色地带,也是季白他们走访的重点区域,季白他们在酒吧街常年有联系的一个线人说见过萨沙,并且答应季白让手下兄弟留意着,季白终于是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的辛苦终于有了些成效,在酒吧街混迹多年的地头蛇比他们这些刑警强龙管用,季白收了队,吩咐线人一有动静马上联系他——傍晚的时候季白便接到了电话,萨沙出现在了某酒吧里,他带着一队人杀到了酒吧,季白和姚檬扮成情侣,姚檬假装与萨沙搭讪,季白扮演吃醋的男友。分散萨沙的注意力,其余人在酒吧内待命,抓捕萨沙和以防萨沙狗急跳墙逃跑。

 

  季队长混酒吧很是得心应手,他拍了拍身边有些紧张的姚檬对他说别紧张,演的好一点,一向爽利的小姑娘此刻的脸却有点红,小声说知道了。两人走进酒吧,浩室舞曲震天响,季白拉着姚檬像鱼一样融入了人群享受着舞动,眼睛却在人群中敏锐地扫视着。

 

  他看见了萨沙。

 

  萨沙是典型的东南亚人长相,脸部轮廓明显,皮肤黝黑,但是脸上是遮不住的英气,他的情人很多,否则要是长得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姚檬去搭讪就假的太明显了。季白用眼神示意姚檬,打扮的妖娆性感的小姑娘点了点头,拿着酒杯尽量妖娆性感地走了过去。姚檬有些僵硬,但是对于她来说已经做得很不错了,今晚的行动应该可以成功,季白暗想,一边跟随音乐舞动,眼睛若有似无地瞟向姚檬和萨沙。

 

  ……

 

  季白看着萨沙附上姚檬大腿的手,明白时机已经成熟,他假装怒气冲冲地走了过去,推了萨沙一把。“你也不看看你动了谁的女人。”他装作霸道的样子护住姚檬,两人扭打在一起,尖叫声,劝架声,叫好声……身边的人自动为这扭打的两人让开了位置,旁边的警察似乎得到了信号一拥而上。萨沙开始还未反应过来,以为是季白叫来的兄弟,直到他被戴上了镣铐他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不可思议地看向季白拿出了警官证。“我是新城刑警大队队长季白,”他说,尽管身着简单的T恤和破洞牛仔裤,但他的身上是那种独属于警官的威严,“萨沙,你被捕了。“

 

 

  萨沙被李熏然带着一帮人押送回了大队,等待他的将是严酷的审讯,萨沙的落网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季白目送着警车的远去,姚檬站在他身边,眼神却是在他的身上:“季队,你受伤了。”

 

  季白这才注意到自己的手臂上有多处青紫,肩膀被划了一道口子,正往外渗血,估计是萨沙刚刚拔刀反抗的时候划到的,但伤得不严重:“我没事。”他说。姚檬却很坚持:“还是去医院看看吧,万一感染了就不好了。”

 

  季白觉得自己没必要充这个英雄,赵寒开车送季白去医院,离着酒吧街最近的就是仁合医院,季白看着急诊科的门离自己原来越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同租人好像就在这里工作,他看着车窗外掠过的风景胡思乱想,自己的伤口会不会是庄恕缝合的呢,想想又不太可能,庄恕在胸外科,又是海外聘来的专家,自己这种小伤小病势必不可能有他那样科室都八竿子打不着的专家教授来管吧。

 

  不过等会儿可以去胸外科看看,他想,说不定可以碰见庄恕,和他吃个饭什么的,虽然感觉有点矫情,但他觉得庄教授这人是个不错的饭友,和他在饭桌上的话题从来不会乏味。每次庄教授被他说的哑口无言的时候反应就很有趣,有种神被从神坛下拉下来的感觉。他对庄教授说:“你平常训下级医生一套一套的,要是被他们看见你哑口无言的样子会不会很丢脸?”庄教授反唇相讥:“要是季警官的下属看见季警官吃饭的时候没个正形,季警官会不会很丢脸?”

 

  他被自己的想法逗笑了,他笑的很莫名其妙,赵寒问他笑什么。

 

  “没什么,”他说,“想到一个朋友。”

 

  身旁沉默的许栩突然抬起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来给季白处理伤口的医生果然不是庄恕,是个看上去就挺干脆利落的女医生,她和旁边叽叽喳喳的小护士形成鲜明对比,对季白赤裸的精壮上身没有任何表示,仔细地看了一下伤口她硬邦邦丢下几个字:“要缝针。”然后吩咐旁边的脸红的小护士:“拿东西来。”季白有些好奇,他瞥了一眼女医生的胸牌,上面写着“急诊科主治医生 陆晨曦”几个字。季白觉得耳熟,好像在哪听过这个名字。但他想不起来了。小护士取了针线过来,对陆大夫说了些什么。陆晨曦眼睛瞪大了,站起身来对季白道歉:“120那边打电话来,说送来个急症病人,救护车到门口了。可能缝合要找别人。“季白表示自己没事眼睛随意乱瞟,却看见了庄医生穿个白大褂向他走过来,后者瞪大了眼:“季警官?”

 

  季白想起来了,这姑娘是不是庄恕提过啊。他右胳膊还有伤,于是他微微抬了一下左手:“庄教授。”

 

 

  庄恕是来找陆晨曦的,朱老师的病情危重,陆晨曦又是这方面的专家,他本想拉着她晚饭的时候再讨论一下,他没想到能碰见季白,小警官赤裸着上身坐在病床上,身材完美。庄恕看得微微一愣。陆晨曦一看到她仿佛看见了救星。“庄恕,你和季警官认识啊。“

 

  庄恕刚想说只是同租而已,结果季白先开口了:“算得上是朋友吧。”庄恕想了想没反驳他,点了点头说是。陆晨曦很似乎松了口气:“你能帮我个忙吗,我这儿来了个车祸的一家三口估计忙不过来,季警官要缝合,实习生去开会了,你帮他缝一下吧好吗。”

 

 

  季白向许栩姚檬和赵寒介绍了一下庄恕,说明了一下两人现在的情况就叫他们各自回去了。庄恕埋着头处理季白的伤口:“你怎么了,胳膊被划了?”“和犯人打了一架。”季白没说具体情况。庄恕也明白他工作性质,并不追问,而是继续专注于手上的活。缝合对他来说不陌生,可以说是家常便饭。

 

  但这一次,他缝得格外专注。

 

 

  季白伤得不重,缝合对于庄教授这一级别的医生也没什么难度,很快一切事情处理完毕,庄恕惯例性地向季白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项,季警官笑着说:“你在家提醒我不就好了,用得着这么罗嗦吗庄医生。”

 

  “那不一样。一个是以医生的身份,一个是以朋友的身份。”

 

  “就你事多。”

 

  季白跟着庄恕去了胸外科,庄医生要去办公室换下这白大褂,路过观察室两人碰见了步履匆忙的陆大夫,后者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就进去了。季白感叹陆大夫也是辛苦,这一晚上估计是回不去了。庄恕抿着唇对季白警官说:“季警官,这就是生活啊。”

 

  这就是生活。

 

 

  生活永远不会如同文学作品里描述的那么美好,当然也不会那么糟糕,它就是生活而已。这里面会有忙碌,有痛苦,有伤害,但是也会有闲暇,有温情,有爱。生活就是这样顺着预定轨道划去,他们没有办法预料下一秒是好是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然后去顺从它——季白看着庄恕突然问他:“说实话,庄教授,你叫我季警官不会显得太别扭吗。”

 

  庄恕看上去似乎有点不太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有点疑惑地看着他。

 

  季警官一本正经地说:“庄恕教授既然认了我这个朋友,那就别季警官季警官的叫了,我家里排行老三——我朋友都管我叫声季三,庄教授以后也可以这么叫。”

 

  庄恕看着他的表情失笑。“那季警——季三,”他觉得这名字有点滑稽,努力憋住了自己想就这个名字评论点什么的欲望,“也别叫我什么庄教授了,叫老庄就好了。”陈绍聪好像就是这么叫的,他觉得挺亲切。

 

  “那老庄我们去吃点什么?“

 

   “我做吧。”庄恕说,“我上次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冰箱里还有存货,你受伤了不能开车,我来开吧。”


  “好。”

评论(6)
热度(38)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