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让我们在城市间彼此呼唤
找寻对方的声音

【庄季】如风如雨如雾 #7

懒癌晚期的我


/CP:庄季,可能会有凌李谭赵

/TIPS:OOC,文笔渣,流水账


目录

#7 But stuck in my head is a picture of you.  

 

 季白把餐盘放到了李熏然的面前,小李警官抬起头,他三哥朝他打个招呼,在他面前缓缓坐下来,他的面色做人沉静如水,一切似乎正常。但小李警官吃着盘里的红烧肉,心里却觉得有点不大对劲——具体哪里不对劲他又说不出来。

 

  季白在他面前咀嚼食物,问他审讯的过程——他胳膊好得差不多,庄恕的缝合自然过硬,伤口已经快好了,留下了道清浅的疤。李熏然听到这个有些无奈:“招的都是些不痛不痒的东西。”萨沙这小子来自缅甸的乡村,他们那儿世代以这个为业,村子里头都抱团弄这个,他要是不招最多这么僵持着,又由于他的身份特殊,量刑有可能是不会量死刑,如果他招了,他反倒是真的无处可去了。

 

  季白也明白这点,他叹了口气,两人又归于沉默。李熏然在人声鼎沸的食堂里有些不自在,他正打算开口打破这有些微妙的气氛,季白突然又开口了。

 

  “熏然啊,你跟凌院长……” 

 

  ——李熏然的男朋友,是潼市一附院的院长,凌远,一个与庄恕有着几分相似的男人——这种相似不仅是职业上的相似,凌大院长和庄教授身上的菁英气质如出一辙不提,他俩长得也有七八分相似。他们俩——季白想起李熏然见到庄医生的第一眼私底下对他说:“我开始还以为老凌来了,吓我一跳。” 

 

  李熏然有些愣怔,这种女子高中生午间八卦气氛是怎么回事啊,他三哥虽然开他和凌远的玩笑,但是也从来不会这么问,季白又是吞吞吐吐的,他越加的不自在起来,他放下筷子看着面前的人:“三哥,你问什么?”

 

  “没事。”季白说,“就是聊聊天。”李熏然不说话,他看季白,后者也这么看着他。李熏然想了想突然一个激灵:“你不会是……喜欢庄医生吧?”

 

  

  李熏然是乱猜的。但是猜中了。

 

  季白那天晚上心乱了一晚上,睡觉前仔细思考了一下这个问题,他想了想也其实没太抗拒这个事实,他这个人其实对于喜欢这事看的很开,加之身边有李熏然和凌远这一对——尽管他原来以为自己倾心的对象应该是成熟女性,他没想到成熟是成熟,但是是男性。面对李熏然的询问他也没遮掩:“是。”李熏然有点意外,瞪大眼睛看他:“三哥,你想好了?”

 

  “我现在没想好怎么追他。”季白说——季白这个人,霸道主动,就如同狮子一般,蛰伏着把猎物圈进自己的领地,庄恕就是那个被狮子虎视眈眈的猎物。“老庄这人看起来总端着,看起来藏了一堆事。我也不知道怎么追,老凌不是跟他很像吗。问问你。”

 

  李熏然语塞:“……我也不知道。”他看季白的表情补充道:“我们俩就这么多接触了几次,就在一起了。”季白只得撇了撇嘴:“好吧。”

 

  

  庄恕醒来,洗漱完毕。按照道理说这时候季白都不会在家——季白带了个体能不合格的高智商小姑娘,作为师傅他不得不去每天监督小姑娘跑步,如果大家作息都正常的话,是李熏然和他一起吃早饭的。但他没想到推开房门,餐桌旁边坐的却是明显刚刚冲完澡的季白。

 

  “你不用督促小姑娘晨跑?”庄恕看着季白往外掏早餐盒,他一扫,林林总总马了好几个盒子,丰盛得很,李熏然也出来:“三哥,这是新城警校旁边的那家早茶店吧!嘿我听你说过好多次了,都没去吃过。”

 

  季白拍拍李熏然,转向庄恕:“今天要回家拿点东西。怎么?给你带早餐了,你还不乐意?”

  

  庄恕拿起一块白糖糕,味道的确是很好。但他觉得季白有点怪,有点……无事献殷勤的意思。然而看着季警官的模样,他又想了想,觉得自己是多心了。

 

  “没。”庄恕想了想说,“好吃啊,谢谢。”



无事献殷勤,非常喜欢你呀嘿嘿。

评论(7)
热度(39)
© 急電車票六折販售 | Powered by LOFTER